网站首页 << 
精彩推荐

回忆路老师二三事


作者:傅高生| |发布时间:2016.09.23

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忆老师二三事

是夜,坐在电脑旁,我脑海中真正思索“同事”一词时,感到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名词,而是一份温情的存在、困境中的抚慰,平凡生活的陪伴,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其实除家人外,我们朝夕相处更多是我们的同事,就像窗外的星星缀满在暮色中的苍穹,星疏云动月圆,大地洒满了斑斑点点的星光,冥冥之中就有这样一种缘分。

月明星稀,秋意悄然。似乎时光又让我想起工作初的那段日子,想起我的那些“老同事们”,想起了曾经多次给予我关心、帮助的老师。记得那也是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,出来乍到的我,对于这座空旷的校园还是那么的陌生,刚刚迈出大学校园的我对于这里的一切更有着多么的“水土不服”,那静夜的沉寂决不仅仅是眼前的依稀星光。夜,有时真是静得让人虚无,白日开学的种种忙碌,备课授课的种种手忙脚乱,班级管理的纷繁复杂……一切都奔涌而来,心力憔悴的我似乎真有些手足无策,此时,还没有搞定晚餐。陆续听到楼内传来了小孩子的吵闹声,直到门开,原来是老师带着孙儿来看电脑里的小火车。“面带微笑,和蔼慈祥,身材不高,两鬓些许的白发透露着岁月的沧桑,但一面牵着孙儿,一面跟我打招呼,含饴弄孙,怡然自乐。”这是我脑海中,迄今为止留下的深刻印象。简单的寒暄,一些平凡而又温暖的话语,微笑、默叹、鼓励,谈笑间,身心的倦怠似乎不曾有过。这间屋子,是有温度的,日子久了,便有了情感。

 我与路老师座位相近的缘故,平时的交流要多一些。刚工作那两年,不是很顺意。可每当我遇到管理学生的难题,备课中的问题,还是生活中的困惑时,总是私下里给予我指点迷津,教我做人为师,传道授业解惑的道理。现在回想起来,工作初的那些难题,自己真有些笨,依稀记得他当时零星的话语,虽不引经据典,但对当时的我来说,真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有“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”之顿悟,有柳暗花明之欣喜。

那时,老师虽年过半百,教材、学生更是不知换了多少,但每次参加教研活动,总还是呈现勤奋好学的老同志之态。谦虚,勤奋,谨慎,即便到了50多岁,还这样。这让我们后生佩服。市区的教研活动,老师是积极的参加的。记得09年开学初,区里开全体语文教师会,那也是第一次在台下见到宗达老师,老师让我们往前坐,他却坐在后面。后来问他,为何?原来他是全场年龄最大的老师,憨憨老者几分不好意思。其实,在生活中亦是如此,“三天不学习,赶不上刘少奇”或许是经历过文革的原因,是他经常唠叨的一句话,五十多岁,慢慢学会了开车,使用单反相机。依然记得,我第一次帮他申请QQ,在取网名问题上,我说叫“济南一枝花”吧,此刻办公室的老同事们沸腾了起来,老师也跟着笑了起来,丝毫没有怪罪我的玩世不恭,不尊重。达观、乐观而又幽默,或许这又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。

直到去年三月,老师脸色蜡黄,后查出肝癌。而那时,他58岁,依然坚持在初三一线,每周两次晚自习,常常批改作文,辅导学生。后来我才得知他每天还要往返于学校与大观园孙子住处。一位老师,平凡普通却又任劳任怨,不给学生耽误一节课,微笑着面对生活、学生、同事、校园。在他生病期间,我曾两次去探望,特别是中考后去病榻中看望弥留之际的老师,依然挂念着学生,同事们,寄语我诸多。半月后竟传来了老师去世的噩耗,呜呼哀哉……没想到,这竟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。苍天无眼,从离开讲台到离开人世,仅仅4个月;58岁即将退休,安享晚年的年龄,老天有时那么的不近人情。

有幸的是,在他五十岁时,我结实了老师这样一位老同事。一位老师,直到生命的最后之际,还垂垂不忘自己学生,这本身就是无言的大爱,大爱有形。平凡得像一张白纸,没有丰功伟绩、豪言壮语,也没有骇世之作,普通就是生命的本质。在基层教育战线,兢兢业业奋斗三十余年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份了不起。

一叶知春。回忆老师二三事,可以看到他可敬的人品。如今,老师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;悲痛之余,每每想起与他相处的那些日子,他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我的眼前,他的形象在我心中也就愈发高大起来,生动起来。(傅高生/文)

———谨以此文追念尊敬的路静春老师!

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.9.23